《历史学家的技艺》推荐理由:由古知今寻找历史的脉络

广东人民出版社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

马克·布洛克(Marc Bloch,1886-1944),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法国犹太裔史学大师。1929年,与同事吕西安·费弗尔(Lucien Febvre,1878-1956)合作,创办并且主编《经济与社会史年鉴》杂志。曾任斯特拉斯堡大学(1921-1936)、巴黎大学(1937-1940)、蒙彼利埃大学(1941-1942)等校教授。1943年,在里昂加入自由射手组织,成为抵抗运动的一员。1944年6月,被德国人杀害。著有《法国农村史》、《奇特的溃败》、《封建社会》、《历史学家的技艺》和《史学论文集》等书。20世纪末法国出版的《历史科学辞典》称他为“本世纪两到三位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或许,是他给予了历史科学的变革以最具决定意义的也最为持久的影响”。

 

历史学到底是什么?

纵使无数代史学家苦苦思索,这个问题确实至今少有公论。但在走出传统“帝王将相簿录”式的史学后,现代史学家还是归纳出一些基本的观念,值得我们引为镜鉴。

马克·布洛赫在《历史学家的技艺》中谆谆告诫:
”我们对自己和自己的时代真的那么自信,以致可以臧否前人吗?把个人的、派别的或某代人的标准——完全是相对的——上升为绝对标准,并以此去非难苏拉(Sylla)统治罗马、黎塞留(Richelieu)统治笃信王的国家的方式,这是多么荒唐的事!

从性质上说,这样的裁决比任何其他东西都更具有多变性,因为它受各种集体意识或个人意愿的影响,由于历史学经常以超越经验之罗列为荣,因而无故地被视为最不可靠的学科之一:空洞的指控之外还有那么多徒劳的翻案。”

布洛赫认为,价值判断对史学的危害,不仅会导致一些荒谬的结论,更可能危害对真相的揭示,让史学丧失存在的价值。

判断的力量最后会导致解释兴趣的丧失,这几乎是致命的。过去的激情的映像与当下的成见交织在一起时,视线也就无可救药地混乱了,这时的人类事实上就像摩尼教徒的世界一样,只是一幅黑白分明的图画。

当然,他更精辟的论述还是这一句:
人类思想发展的教训十分清晰:科学越是能自觉地抛弃关于善恶的古老的人类中心主义,便总能表现得更有创造力,因而也最终更有利于实践。 (以上皆引自《历史学家的技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第129至130页)

点赞 0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