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画苏汉臣《秋庭婴戏图》赏析:宋代婴戏图是很流行的题材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苏汉臣《秋庭婴戏图》

设色绢本立轴

197.5cm×108.7cm

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研究宋代人物画的学者总爱引用郭若虚《图画见闻志》中的一段话:“若论佛道人物,仕女牛马,则近不及古。若论山水林石,花竹禽鸟,则古不及近。”来证明宋朝人物较之前唐朝的衰微。如果从道释壁画、雕塑,以及其他相应作品的数量,以及总体风格来看,可能的确存在宋不如唐的现象,不过此消彼长,虽然宗教画宋不如唐,不过反映人们日常生活的风俗画却是宋朝人物画较唐朝有极多变化与富有特色的题材。以普通人生活为主题的风俗画兴于北宋后期、南宋前期,这种现象的文化背景是城市经济的发达与市民阶层的壮大,反过来,城市平民的生活理想和审美情趣同样也会对深宅大院、甚至宫中的审美产生影响,所以南宋宫廷绘画中也出现一批以风俗画为专长的职业画家,像这幅《秋庭戏婴图》的作者苏汉臣。

苏汉臣是河南开封人,宣和年间已是宫廷画院中的职业画家,应该是在靖康之变后南迁,绍兴年间复职。画史中对他的记载非常少,只知道他的老师刘宗古也擅长仕女婴戏题材,苏汉臣青胜于蓝,成为历来画史中描绘婴戏最有名的画家,由此也有不少无款画也被归到他的名下。这幅《秋庭婴戏图》没有落款,但学界从此画风格、水平各方面判断为苏氏真迹。

宋朝人物画中的背景虽然也都刻画细腻,却从来都不会抢去画面主体的地位。《秋庭婴戏图》有巨石屹立一旁,倚石而生的是盛开的芙蓉花,芙蓉花一边低处盛开的还有白色的雏菊,花丛间摆着张圆凳,上面散放着各种玩具:转盘、佛塔等等,连地上还有一对无人理睬的双钹,儿童天性便是注意力的短暂相当集中,当他们把所有的玩具都摊开一片,只要找到自己想玩的那一个,所有其他便可以弃之一边而不闻不问了,这一点细节的安排,也是画家的苦心经营。所有的一切都静静地站在一边,像是爱护着这一对玩得浑然不觉的姐弟,他们被安排在画面左方,大量的空白在他们周围,将他们与背景隔开一点点距离,也将观画者的注意力一下子便引到了这里。看姐弟俩比凳子高不了多少,可能都还不到7岁吧,两个人的穿着打扮又说明这至少是富贵人家的孩子。这会儿两个人聚精会神地玩着推枣磨的游戏,推枣磨就是用鲜枣三枚,细竹篾一根,一枣去半,露出枣核,三根小木棍设三足鼎而立之,另外两枚枣分置竹篾两端,执中间置枣核上,轻轻一推,便会旋转不已,简单重复中孩子们便已经无限的满足与快乐了。小男孩的重心已经都放到了撑在凳子的左手上,右手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这边一颗的上方,随时准备在它不平衡的时候或者快停的时候加上一点力,红色外套掉下肩头也没有发现;这边穿着白衣的姐姐也躬身站着,和弟弟保持着一样的姿势,脑袋要碰到一起,两个人却都没有发现。整幅画作将秋日在庭院中戏耍的姐弟俩刻画得的确十分可爱,现在传世的还有一张《冬日婴戏图》,尺幅与这张《秋庭婴戏图》相差无几,而画法、造型、构图也都有相通之处,所以学者们推论可能这最初是四景屏风中的两屏,也由此可见,这类画作当时在室内是用作装饰来用的。

婴戏图在宋代已经是种很流行的题材,现在传世的还有许多佚名画家的婴戏题材画作,如《荷亭婴戏图》、《蕉石婴戏图》、《蕉阴击球图》等等,很多都是画成团扇、册页的形式,供人随时赏玩。画得不好的婴孩容易“失之似于妇人”,只是身体小,只看脸庞,倒像有四五十岁,十分好笑。在北宋末年时,已经有很多擅画此类题材的画家,有的甚至被直接谑称为“杜孩儿”。不光在画上,工艺品中也可以时常见到以婴孩作表现对象,最有名的可能就是宋代定窑的孩儿白瓷枕,《东京梦华录》等书中还记载,在汴京、临安,每年七夕,家家都会买一种用蜡或者泥做成的婴孩状玩具,叫“摩睺罗”,取喻吉祥宜男,制作非常精巧,“戴短襜珠子帽,披小缕金衣,嗔眉笑眼”,甚至还会“百般地敛手”,因而惹得信男信女们都来捐钱,玩得非常开心。不用说当时人,我们看着这时代已经久远的画作,都似乎可以感受到这些作品摆放在家中,给居住其中的人们带来的喜悦与欢乐。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