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学奖《父亲的后视镜》— 一位父亲的人生哲理,不停地修正自己的人生

人生的舵手——一位父亲的突破与纠偏

《父亲的后视镜》主要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与共和国同龄的货车司机,在平淡的人生中发生了不平凡的四件事,是全文的转折点与高潮。第一件事是出轨,这位父亲在某次出车时遇见了一位“四川婆”,与其把酒言欢,这位“四川婆”还跟踪他来到家里,像一个“撒泼打滚的母老虎”,在他把“四川婆”赶出去之后便不了了之了;第二件事是撞车,这位货车司机也是一位父亲,他为了满足孩子们的求知欲,在经过一处转弯口时停下车去拍照,结果却引发一场车祸;第三件事是撞人,这时父亲已经退休颐养天年了,但生活乏味,加之父亲患了脊柱炎,按照医生的吩咐开始“倒走”,结果撞到了同样在倒走的赵女士,父亲以为碰到了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却不知那赵女士却是一个骗子;第四件事是游泳,父亲在被赵女士骗财之后无精打采,每天坐在运河边呆呆地坐着,直到突发奇想想去学游泳,父亲好像活过来了一样,他的游泳技术非常好,生活也过的有滋有味。从这四件事可以看出,小说主人公始终是在突破与纠偏中前行,就像一位舵手时时改正自己错误的方向以突破自己,这谈不上壮丽,也称不上传奇,却也不失独特,还附有淡淡的诗意与人生哲理。

《父亲的后视镜》—一位父亲的人生哲理,不停地修正自己的人生

一、突破

小说中的“父亲”是一位有讲究的人。小说在介绍主人公时运用外貌描写与对比的手法,突出了对人生的态度与自我的突破。文中写他不同于那些“敞开车窗,赤着膊,肩头挂根油腻腻的毛巾,边扭动方向盘边向外吐痰”的货车司机,无论跑多远,他都穿的规规矩矩,扣子永远扣牢,衣领永远挺拔,坐的端端正正,抹发胶,车前放一张他的艺术照,好像他不是一个开货车的,而是一个开礼仪车的。将他的外貌与普遍的货车司机的外貌进行对比,写出了他敢于突破货车司机的油腻的形象,无论生活多辛苦,他都把自己活成了一个讲究的人。

《父亲的后视镜》—一位父亲的人生哲理,不停地修正自己的人生

小说中的“父亲”是一个潇洒的人。主人公在老了之后并不像其他老年人一样对生活失去激情,他去学习游泳,让人感慨他的勇气与潇洒。这一部分是文章的结尾部分,其运用动作描写以及语言描写,突出了主人公的洒脱与勇敢。主人公花钱请了一位教练,并且一次又一次地联系,就连教练也向别人炫耀自己的能力:“所以说,年龄根本不是问题,关键看怎么教,谁来教。”主人公学会游泳后,还没到夏天的时候,主人公就迫不及待的到运河里去了。小说中有一系列动作描写,如:躺在河面上,顺着流水方向,两手划水,两脚蹬水,脑袋顶水等写出了主人公动作的熟练,在遇到一艘货船时,通过对其他人的描写突出了主人公的从容淡定以及自信的人物形象。

二、纠偏

小说中的“父亲”是一位能够及时改错的人。小说写主人公出轨这件事时,运用了环境描写以及夸张的手法。小说中在写到“四川婆”来找主人公的情节时说“雪仿佛是从天上被她叫下来的,簌簌发抖着跌落地面。人们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庞然大物,竟然不敢张口开骂,只是探出头去,像看到一只受了伤,不断哀嚎的野兽。”这几句描写突出了“四川婆”的泼辣以及周围人对“四川婆”的态度。后来主人公出现,开上他的货车,一个逼近,一个后退,直到车开到国道上,这里的描写虽然质朴,但细细读来多韵味十足,很有诗意,用朴实的话语写出了人物之间的激烈矛盾。后来“母亲”再提起这件事时,“父亲”就会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新时代的人,不会再做这种荒唐事,写出了主人公能够及时改过的品格。

小说中的“父亲”是一位疼爱子女的人。为了满足孩子们对外面世界好奇,主人公借了相机,把途中的风景拍下来带给孩子,但是在一次拍照中,主人公为了及时拍下美丽的风景,却把货车停到了一个转弯口,结果却酿成了一场事故,万幸的是人没事,因为这件事,主人公受到了很重的打击,主人公后悔的说:“是啊,就不该停的啊,以后千万不能停了……”从这件事上也可以看出主人公忏悔的心情。

小说中的“父亲”是一位敢于正视挫折的人。主人公“倒走”时遇到了“赵女士”,刚开始,主人公觉得“赵女士”是一个时髦的妇女,后来渐渐的喜欢上了她,并且想跟她共度余生,文中有这样一处描写:“赵女士”过来家里打扫卫生,让主人公去散步,出去时,作者写到“北风吹得树叶哗啦啦地往一侧倒去,似乎在为运河当啦啦队,有旁观者助威,运河跑的比平日快,像一个志在必得的冠军选手。”这处环境描写运用了比喻、拟人的修辞手法,写出了主人公心中的轻快与愉悦,这时候的主人公是幸福的。却不料这位“赵女士”是一个骗子,事情明了之后,主人公还是不相信这位女士是一个骗子,后来主人公终于敢面对这次挫败,说:“在那个地方就不该停的,不该停的,我真是像驴一样蠢……”这句话与前面主人公发生车祸时说的话一致,前后呼应,再一次写出了他的纠偏的行为。

小说中多处运用环境描写,动作描写,外貌描写以及夸张,比喻,拟人,对比等艺术手法,描绘出一个敢于突破传统,突破自己,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及时改正的主人公。小说读来虽然不是气势磅礴,跌宕起伏,但胜在文笔清新,叙述亲切,附有淡淡的诗意,有小家碧玉之感,韵味悠长。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文城》:流浪意识下的追寻与回归

作者:徐嘉莉暌违八年,余华的长篇小说《文城》于2021年3月出版问世。先锋作家余华再次对于构建逼近生存真相与本质的生命世界叙事、拓展表现人性的宽度做出新的探索与尝试。小说延续余华敞露生存困境与荒诞本质的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