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书评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还记得这只海鸥吗?它可真是鸟界清醒,活着就是为了去码头整点薯条。只要能从食客手里抢走几根薯条,管它什么大海蓝天任我飞翔,码头就是我的美食天堂。

整点薯条的海鸥出自《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是风靡全世界的动物漫画书。作者乔舒亚·巴克曼(Joshua Barkman)和家人生活在加拿大南部的安大略省,他把画笔对准了生活在城市和乡村的动物,“画野生动物,特别是画鸟类,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这已经是《夜读》推荐的第三本和鸟有关的书了。第一本《鸟类的天赋》让我们见识了鸟类的智商,可以说没有一只鸟是“傻鸟”。第二本《鸟鸣时节》带我们聆听了鸣禽的迷人歌喉,不仅仅有夜莺、云雀这种天才歌者,闲着没事成天玩噪音的喜鹊在书中也成了摇滚明星。而《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中的鸟儿,展现的是它们聪明脑袋以外的呆萌举止。

漫画书的第一页是一只小山雀站在大雪中,看上去肥嘟嘟圆溜溜。鸟类最可爱的时候,一定是在冬天。为什么?因为它们会让羽毛蓬松起来,羽毛之间的间隙使空气形成保温层,可以很好地维持体温和御寒。这么说吧,我们穿羽绒服就是在模仿鸟类“炸毛取暖”。所以我们在冬天看到的鸟儿长得胖乎乎,真的不是它们吃多了,而是虚胖。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我很喜欢的一种鸟是珠颈斑鸠,它们最显著的特征就是“珠颈”——脖子上系着一块缀满洁白珍珠的黑色围巾。在城市中很容易找到珠颈斑鸠,小区里经常可以听到它们“咕-咕-咕”的柔和叫声。珠颈斑鸠很喜欢在空调外机、阳台上的旧花盆等地方做窝下蛋,窝搭得很潦草,几根树枝就完事儿了,简直就是“随地大小蛋”。值得一提的是珠颈斑鸠是动物界难得的一夫一妻制,雄鸟和雌鸟通常成双成对出入,还会共同抚育幼鸟。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关于斑鸠和爱情之间的关系,早在公元11世纪,和苏东坡同一时代的阿拉伯诗人伊本·哈姆兹写了一本《Tawq al-hamamah斑鸠项圈》。这是一本深入讨论爱情的散文集,从“爱的信号”开始,描写了不断渴望见到爱人、渴望与爱人交谈、急切想要与爱人相会以及与爱人相见时心跳不已等主题,被认为是最早论述“爱情艺术”的专著。

斑鸠啼唱,发人遐想

啁啾伴绿枝轻轻摇荡

雄鸠攀枝,召唤对方

雌鸠有意,张开情网

情侣凝视彼此的目光

恰似吮吸甘甜的琼浆

在《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书中,也出现了一对相亲相爱的鸟:斑鸠的亲戚——鸽子。鸽子夫妇在书中的主要任务就是狂撒狗粮,撒的方式除了接吻还有互相喂食。注意了,人类情侣不要瞎模仿鸽子的喂食方法:雄鸽会把喙伸入雌鸽口中,回吐部分消化过食物给对方。书里的雌鸽问雄鸽刚才吃的是不是爆米花,雄鸽回答是热狗面包,恩爱的鸽子夫妇相视一笑,继续吐,继续吃。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炸毛的小山雀、秀恩爱的鸽子夫妇、迷之自信的大鹅、社恐的猫头鹰、腹黑的乌鸦、话痨的啄木鸟、风流的野兔、迷糊的小浣熊……各种小动物华丽登场,它们化为段子手和哲学家,为读者带来无数欢乐的时刻。

也许你觉得,这些可爱的场景和无厘头的对话都只是作者乔舒亚·巴克曼的想象,还可以编得更有趣一点。那么,《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随书附赠了5张透明卡片,上面的对话框可以让你自由发挥,写下更有趣的对话。除此之外,还有2张精美书签、2张明信片、4枚藏书票,总之就是个小动物大礼包了。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漫画书的最后一页画的是小鸟为自己采集鲜花,小小的嘴巴叼着几朵小花快乐地飞回家。小花被小鸟摆在家门口,小鸟的眼睛变得闪闪发亮。中文版还加了一句话:“花花是小鸟送给自己的礼物,每天都要爱自己呀。”

是啊,希望这本《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能够给你带去欢笑和爱。也许它不够有深度,不够有内涵,但就像大自然,有时候我们无法参透它的奥义,而有时候,只要阳光洒在身上,看到小鸟在树上歌唱,我们就觉得很幸福了。

和海鸥一起去码头整点薯条吧 | 夜读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