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交易过程 | 《人体交易》:罕见的器官贩卖真实暗黑记录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你能想象一个女人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却不属于她吗?

你能想象“血液银行”“代孕公司”其实是真实存在过的吗?

你能想象器官贩卖从生产到贩卖,曾经形成了一条完善的产业链吗?

今天来介绍一本读到背脊发凉的书——《人体交易》

作者用了十年时间,在全球范围内对器官、人体贩卖真相进行秘密暗访,这本书便是其所见所闻的真实记录。上市即在美国销售200万册,据说引发了挺可怕的社会舆论。

全书以作者第一视角叙述,笔者将会挑选几个印象深刻、有代表性的真实小故事,分享给大家。

NO.1

在印度的一个边境城市,在一群农夫中间,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突然闯了进来,他脸上毫无血色,两只手臂上有着一排排的紫色针眼。

起初农夫们以为是个从吸毒所逃出的罪犯,面对男人请求施舍几块钱坐车的要求,农夫们并不当回事。

直到男人说他被人关在了临时监狱,监狱的主人抽他的血卖钱,他是逃出来的。农夫这才赶忙报了警。

在过去的三年里,男人每天都被囚禁在环境极差的小屋里。他手臂上的针孔并不是因为吸毒造成的,而是被反复用真空注射器抽取血液所致。绑架他的人抽取他的血,卖给血液银行。

警察随着男人来到了他被囚禁3年的地方,那里简陋无比,透着铁门听到里面有人发出奇怪的声音。

打开门看到了仿佛电影里才有的场景,5个呻吟着的瘦弱不堪的人躺在吱吱作响的床上,床边的简易支架上都吊着点滴。房间闷热,光线昏暗。

“其中一个男人用呆滞的目光凝望着天花板,他的血液蜿蜒通过管子,缓缓流到地板上的塑料血袋里,他已虚弱的无力反抗。”(来自原文)

警察最终在6栋这样的小屋里救下了17个人。这些受害者每周会被抽两次血,其中一些人已经在这里被囚禁2年半。

健康成年人每100毫升血液里有14至18克血红素,而被解救出来的这些人,平均只有4克。

这座城市极大比例的血液供应量,便来自于这家“血液工厂”。

NO.2

嘉玛带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儿子小苏在贫民窟的小街上玩耍。在不远处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小苏。就在嘉玛没留神的5分钟里,小苏被人抱上了三轮车,从此消失在了嘉玛的世界。

嘉玛和丈夫劳乌5年来四处寻找儿子的踪迹,甚至卖掉了房子,花光了积蓄,却始终没有儿子的消息。

直到2005年,警察抓住了多年一直在帮某家孤儿院偷小孩的两男两女。这家孤儿院将偷来的小孩卖到海外的家庭,赚取高额报酬。其中一位孤儿院前员工承认自己曾经偷走了小苏。

在小苏被偷走的两年后,他被领养了,孤儿院为他伪造了生母的放弃书和一系列文件。

在追踪下,警方找到了小苏的下落,但小苏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新名字。他很可能已经完全不记得生父母,也不会讲自己的母语。

6年过去了,劳乌在警察局的若干张照片中,还是一眼就找到了小苏。照片上的小苏正躺在躺椅上,俨然一个欧美少年。

尽管警察心里已然有数,但警察还是劝劳乌放弃,忘掉这个孩子吧,他在现在的家庭会有更好的生活。劳乌不愿,“我不希望儿子一生都以为我们遗弃了他。”

劳乌不奢望小苏能回到自己身边,只希望儿子的生命中能有生父这一角色。但小苏的养父母却以这可能会让小苏受到伤害为由,迟迟没有答应与劳拉见面。

“儿童绑架”产业庞大且牵扯不清,多方利益之下,谁也不愿担责,谁也不敢查。

倘若父母负担不了律师费,那么儿童被绑架的事情更无法走司法程序。也就是说,如果养父母不松口,劳乌和嘉玛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劳乌与嘉玛感到无助、不甘,“是那些人做错事,为什么我们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NO.3

查理刚刚研究生毕业,微薄的助学金用完了,还要还学生贷款,手上资金紧迫。在学生群体中有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人尽皆知,就是报名当药物实验的“小白鼠”。

查理决定去报名,当“小白鼠”几个月,就可以赚到抵他三个月的薪水的酬劳。要实验的是一款男性功能增强药。

当然这样的药物实验并不安全。曾在1999年,年仅18岁的学生因为参加基因实验,最终导致了死亡。

查理和一众实验参与实验的人被告知了一些规定。比如,上厕所需要等到许可。因为膀胱里的变化会影响药物的效果;一天要抽血19次,抽血时须准时出现;如产生不适的副作用需要及时报告,等等。

查理发现,参加实验的人竟然有一半都是职业“小白鼠”。其中一位退伍军人法兰克,已经参加过50次药物实验了。这些人甚至有以参加实验维持生计的。

但最理想的实验对象,是极少甚至从未接受过药物治疗的人群。

实验分为三个组别,分别服用三个不同剂量的药物。查理被分到是最高剂量组,为的是测验人类承受剂量的极限。

不到一个小时,查理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下体也同时开始发作。另一位实验对象,对着马桶呕吐了30分钟。而止痛药需要经过允许才可以服用,等拿到止痛药的时候,他已经痛了3个小时。

整个实验中,只有2个人没有头痛。

第一周实验结束,查理准备回家等第二周实验时,被告知接下来的两周不需要来了。因为查理的头痛较为严重,副作用太大,对于实验结果有不太好的影响。

实验结束后查理收到了法兰克的一封邮件,邮件里说,如果想要获得全部酬劳,尽量不要报告自己的症状。

以上就是笔者从全书选取的几个小片段,看着像小说情节,其实都是《人体交易》作者经历的真实故事。

如果想看完整全书,可以找PDF来读,因为实体书已经买不到了。

为什么停印?或许是内容过于黑暗了吧。

·END·

源时刻LifePlay
小红书:源时刻LifePlay
头条号:源时刻LifePlay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源野WilderArt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错乱》关于见证的小说:用笑来抵御精神错乱

作者: [萨尔瓦多] 奥拉西奥·卡斯特利亚诺斯·莫亚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品方: 后浪 原作名: Insensatez 译者: 张婷婷 出版年: 2022-5 《错乱》这部小说的具体背景,书中并未点明,但透过情节中的若干线索,读者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