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学奖《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作品赏析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读《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

刘 海 森

疫情期间,有幸阅读了马金莲分享的获奖小说《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该篇虽说篇幅短小,情节简单,但细细品来,感受颇丰。下面仅谈三点粗浅的看法:

兄弟一家亲

文中的爷爷和二爷爷从小没娘,两人相依为命,一起长大,兄弟之间的关系自然要比别人亲厚得多。居家过日子,爷爷家的日子优于二爷爷家。作为兄长,爷爷自然不忘亲兄弟情义,总是竭尽全力帮衬弟弟。这帮衬不仅在于爷爷家每卧一大缸酸菜,都被爷爷家和二爷爷家平分着吃,还在于二爷爷在手头紧的时候,爷爷总是借钱给二爷爷,决不让他空手而去,更在于爷爷把一件一辈子最值钱最珍贵的二毛皮大衣当街脱下来,穿在了冻得脸色发白的二爷爷身上。虽说此事爷爷遭到全家人的长期埋怨,但足见爷爷对二爷爷之情感深厚真挚,真是兄弟之间骨肉相连,血浓于水。

懒惰是处境困顿的根源

生活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人,多是非常朴实勤劳的。他们要通过自己的双手去解决温饱问题,不像如今的农村年轻人,不愿种地,也不愿吃苦,甚至有的连麦苗与韭菜都分不清,似乎都成了富家子弟,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裕生活。文中的二奶奶便是一个好吃懒作的人,居家过日子,从不考虑吃穿用度。在那时的农村,家庭主妇都会缝补洗涮,精打细算,腌腊菜卧浆水酸菜,把日子过得苦中有乐,有滋有味。而她竟然就不会,每天趿拉着一双破鞋、怀揣一个瓦盆要到爷爷家去要浆水酸菜,导致日子越过越寒碜。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呢?我想不一定是她学不会,关键在于她懒惰惯了,依靠惯了。由此我想到在今次疫情中,一个在武汉打工的年轻人。武汉一封城,他每天只能靠吃方便面度日子,一个月下来,一看见方便面就想呕吐,可不吃就得挨饿。如果他平时不靠外卖,自己学学做饭,掌握一些生存的基本技能,也不至于落到这步境地。这也许就是,上苍不会永远眷顾每一个人,日子还必须靠自己来过。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吃了上顿,不知吃下顿什么才好。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是吃了上顿,愁得不知下顿该吃什么。在困难时期,浆水和酸菜便应运而生,成为了当时艰难生活的调味品。人们于秋天时节,把萝卜芥菜运回家,而萝卜芥菜叶子是断然不会扔掉的,精心挑选出来,满满地卧上一缸浆水酸菜,美美地吃它一冬一春。浆水酸菜给当时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带着一股股暖意温馨着每个家庭。

只有经历过困苦,才会懂得当下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而如今的人们每天只想着打工挣大钱,大多把粮食蔬菜来源的土地给抛弃遗忘了。殊不知,只有手中有粮,心里才不慌。现在,我们人均每年要吃200多斤进口粮食,总以为大米白面有的是,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在超市买到,却不知一场没有硝烟的粮食战争已悄然打响。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曾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后,美国就把红色的中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心积虑想扼杀中国。就拿今次的全球疫情来说,多国已指出是美国最大的生化武器基地——德特里克堡病毒泄露。但美国拒不承认,反而抹黑诬陷中国,甚至要向中国提出成百上千亿美元的索赔。真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我们中国人的饭碗绝不能端在美国人的手里!只要土地不被撂荒,自然就有粮食,即使再吃浆水酸菜,也是我们中国人掌控的。

2020年3月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丰收:乡关何处丨鲁迅文学奖作品《西长城》后记

2007年11月4日,一声啼哭告诉我们添了一个侄孙女。给孩子报户口时,侄女没听奶奶的话,她在籍贯一栏里给女儿填写了“新疆石河子市”,而不是奶奶说的“河南柘城县王金梅大队李本寺村”——那是奶奶爷爷的老家。我支持了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