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家《重屏会棋图》表现的内容是什么?

广东人民出版社

周文矩《重屏会棋图》(宋摹本)

设色绢本手卷

40.3cm×70.5cm

故宫博物院收藏

即使对历史不甚稔熟的人,也应该能吟唱那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南唐传三主,共39年,三主中的两位:中主李璟、后主李煜都是五代写词的代表人物,留下不少幽怨或凄美的作品,可是缺乏强大的政治、军事作为后盾的风雅南唐,终招架不住弱肉强食的现实世界。不过,南唐之前杨吴政权的保境安民政策,为社会经济的复苏与发展积累了比较坚实的基础,杨吴、南唐之间政权的交替以“禅代”为表面形式,并没有带来武力冲突,没有给社会造成太大的震荡。南唐第一个皇帝李昪也是个务实的统治者,力主与周边诸国和睦相处,国内求政治清明、民生安定,所以在李昪时期,以及中主李璟初期,南唐的各个方面都有种“隐然大邦”之感。三位南唐的皇帝都对文化有相当的重视,当时人就说李昪时期的南唐已是“六经臻备,诸史条集,古书名画,辐凑绛维;俊杰通儒,不远千里而家至户到”。更有,南唐地处过去六朝时期的核心地带,在3—6世纪曾拥有过辉煌的文化成就,也为南唐文化的繁荣提供了土壤环境。所以,即使当南唐作为政体消失在历史中后,她的文化却一直绵延不绝,散发着永恒的魅力。

《重屏会棋图》是一幅北宋时期水平很高的摹本,被认为是对南唐宫廷画家周文矩风格非常忠实的再现。现在的学者都是依据南宋人王明清笔记《挥尘三录》中的一篇作为对此幅画中人物认证的直接证据,王明清在笔记中说他在朋友家中看到的《重屏图》,画面中间一位与他见过的李璟像“面貌冠服,无毫发之少异”,而其他几位隅坐对弈的是李景达、李景逷,扶着景逷肩膀的是李景遂。王明清这里说的《重屏图》与图中的这幅《重屏会棋图》并不是同一张画,因为他还在笔记里提到《重屏图》画中的屏风上是有宋徽宗赵佶亲题的白居易的诗作。白居易《偶眠》一诗是这样的:“放杯书案上,枕臂火炉前。老爱寻思事,慵多取次眠。妻教卸乌帽,婢与展青毡。便是屏风样,何劳画古贤。”这与《重屏会棋图》中对弈者身后那扇屏风上画的内容竟是完全相符,所以,与王明清看到的画作不同的是,《重屏会棋图》没有将宋徽宗的字临在画中屏风上,而是以绘画形式将《偶眠》的诗意表现了出来。但从王明清对《重屏图》的描绘来看,两幅画的构图是完全一致的,所以他对于画中人物的指认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重屏会棋图》局部

依王明清的记载来看,这幅《重屏会棋图》画的是李璟兄弟4人下棋的情景。房间里的陈设简单雅致,衬托出画面里宁静高雅的气氛,因为右面摆着一张卧具,4个人的坐姿都舒适而放松,可以推断,这是个比较私密的宫内空间。戴高冠、手中捏册而坐者是中主李璟,李璟3岁的时候开始居住在扬州,18岁以前都是在这里度过的。生活环境造就了这位中主温文尔雅的风度,史书上都说他“音容闲雅,眉目若画。神彩精粹,词旨清畅。天性雅好古道,服饰朴素,宛如儒者。”有一位从南方楚地来的使者在朝上见过李璟之后说他是“粹若琢玉,南岳真君,恐未如也”。画中这位一腿倚榻上,一腿垂榻下,随意而坐的中年男子,确有种淡若幽兰的感觉。画史上说周文矩画肖像的功夫甚是了得,从这幅摹本的精微看,这种评价应该是没有虚晃的。坐在李璟身边的朱衣者是李景遂。李昪共有5个儿子:长子即李璟,次子景迁,三子景遂,四子景达,幼子景逷。兄弟间的关系大体上来说很和睦,当李昪数次要立李璟为太子时,李璟只是一味地谦让推辞,即使是在李昪去世之后,众大臣要为他披上龙袍时,他也还在“泣让诸弟”,这里面固然与李璟本身性格与世无争的一面有关系,可历史的真实往往比我们所希望与想象的要复杂很多。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