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伟大的牵线人》中人性的双重表现与矛盾冲突的关系及成因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引言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正因此,每个热爱人生、珍惜人生的人,也往往是个热爱戏剧,并能在戏剧中不断反思人生的人。

于是,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初几届获奖作品中,戏剧总是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继1903年挪威戏剧家比昂松以他的剧本《挑战的手套》获得第三届诺贝尔文学奖后,1904年 ,西班牙伟大的诗人、戏剧家何塞·埃切加赖以他最出名的剧本《伟大的牵线人》,再次成为因戏剧作品而获得该殊荣的文学家。

瑞典文学院给他的颁奖词中是如此描述他的风格的:

这位伟大戏剧家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是实至名归的,他的作品以精力充沛而著称于世,他的描写方式中蕴含着高远的理想。

正如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所描述的那样,在埃切加赖的获奖作品《伟大的牵线人》中,作者以满腔热情塑造了以埃内斯特、特奥多拉等人为代表的性格鲜明、正直纯朴却又命运多舛的一系列人物;同样,作者也以满腔悲愤之情刻画了一批捕风捉影、无事生非的造谣中伤者。从而寄托了自己对美德的歌颂和对丑行的强烈谴责。

作品中人性的双重表现与戏剧的矛盾冲突有何关系?形成这种双重人性的因素又有哪些?

一、《伟大的牵线人》中,人性的双重表现与戏剧矛盾冲突的关系

《伟大的牵线人》讲述了年逾四十的富商堂·胡利安为报答埃内斯特父亲的知遇之恩,而收留了这个双亲去世,无家可归的理想青年。而胡利安夫妇对埃内斯特的无尽关怀,由此引发了埃内斯特与胡利安年轻的妻子特奥多拉之间被人诬陷,直至酿成悲剧的故事。作品中,情节紧凑,矛盾冲突剧烈,拥有高尚品行的胡利安夫妇和埃内斯特与道德水平低下的世俗的捕风捉影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与反差,使整个剧情在这种反差与冲突中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 1、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作品中堪称正直与美德化身的主人公们,在戏剧的矛盾冲突中,在流言蜚语的攻击下,最终被冲昏了头脑。

流言本应止于智者,而当胡利安的弟弟与弟媳一家将这股流言蜚语带回家里,甚至在发酵中愈发强烈时,美德终将被动摇。

首先,作品中的主人公原本都有一颗善良而正直的心。

堂·胡利安是个富商,更是个知恩图报、富于强烈责任感的人。当他得知自己早年恩人去世,留下唯一的儿子埃内斯特孤苦无依时,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毅然决然地将这个青年带回自己的家。胡利安有时就像个知己,关心着青年埃内斯特的戏剧创作;有时又像个真正的父亲,关心着青年埃内斯特的未来。

当埃内斯特由于“无所事事、坐享其成”而被胡利安兄弟一家所非议而想出走时,是胡利安以邀请埃内斯特担任自己的秘书一职而堵住了悠悠众口,给予埃内斯特自食其力的条件与信心,戏剧在第一幕第三场中借埃内斯特和特奥多拉的话表达了对胡利安高尚品德的赞美。

“埃内斯特激动地说:上帝!他的心肠如此柔软而善良,简直让我手足无措,这样的涌泉之恩,简直让我无以为报。”

而特奥多拉的一番言语,更是以妻子的身份,不无崇敬与爱意的表达了胡利安的人品:

“埃内斯托,莫要讲这样疏远的话。不管怎样,你总该明白,我们对你的心意从未改变,也将一如既往地真诚关爱你。胡利安的许诺重逾千金,一旦提出必会兑现。我们还是像从前那样,你们情同父子,我们如姐弟。”

特奥多拉的话既是对胡利安的褒扬,同时也体现了自己仁慈亲切的一面,和对如同弟弟一样的埃内斯特的深切关爱。即使后来开始遭人造谣诋毁时,胡利安与特奥多拉夫妻俩依然能够携手并肩,坚定地支持埃内斯特。

而埃内斯特本人,则也是个品行端正、拥有理想的热血青年。戏剧一开始就以埃内斯特苦心孤诣创作剧本为开场,为我们初步展示了一个热爱生活、崇尚理想的青年形象。而剧情的发展,矛盾冲突的不断尖锐,使青年埃内斯特的人物性格得以进一步丰富,感人肺腑。

当别人对自己“坐享其成”的生活有所非议时,他宁愿选择离家出走,不使自己的品行遭受侮辱;当因为年龄相仿的原因,他与特奥多拉姐弟一样过从甚密的关系遭人诋毁时,他再次选择准备离家出走,既是想自证清白,也是想保护胡利安与特奥多拉的荣誉不受玷污。在戏剧第一幕第四场中,埃内斯特与特奥多拉的一段对白,使我们看到一个爱憎分明的人物形象。

“特奥多拉,此生乃至于来世,我都将铭记你们的恩情,结草衔环以报。不要因为我的执拗任性,就否定了我直面内心情感的权利。在我的情感世界里,爱憎如此分明,对我恩爱者,我将以德报恩,对我不公者,我将以牙还牙。”

然而这种爱憎分明的情感吐露,在遭遇外界因素的冲击下,伴随戏剧情节和矛盾冲突的演绎,必将得到进一步的升级,甚至于出现极端化的情形。

其次,伴随着戏剧的矛盾冲突,高尚的道德也有失去理智的时候。

胡利安是剧中最具有理性色彩的人,他一直以来都坚信自己年轻的妻子特奥多拉与埃内斯特的关系是清白的,甚至在他初次听闻有关他们的流言时,他以清者自清的态度,回击了世俗的诋毁。在胡利安的兄弟塞维德一家带回有关埃内斯特与特奥多拉的谣言时,他先是批评了他们不明智的作法,然后以坦然的态度,甚至让埃内斯特挽着特奥多拉的手臂前往餐厅用餐。

“他们不是都在私下讨论吗?就让那些偷偷摸摸的行为见鬼去吧!他们可以无中生有,我就抱以不屑一顾的态度。我们住在玻璃做成的墙壁的房子里,就让那些居心不良而无聊的人透过它,看看我们是如何面对流言的。看清楚,想明白,结果并不如他们所愿,我处理的结果就是顺其自然。”

胡利安以自己的理性方式,率先回应了世俗的挑战。再次表现了自己的睿智与高尚。然而,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当流言越来越强烈地袭来,当理智的心越来越受到漩涡的冲击,胡利安的内心开始发生微妙的转变。

当他看到埃内斯特与特奥多拉亲密地站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妒忌之火开始燃烧,理智开始动摇。正如胡利安对自己兄弟塞维德的一番内心纠结的话中所说:

我唾弃那些谣言的制造者和传播者,可偏偏他们的言论,却在我心中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我痛斥他们血口喷人,鄙夷他们用谣言伤害无辜的同伴,可当我扪心自问,如果万一他们有事实依据?

戏剧的矛盾冲突达到尖锐,是胡利安听闻子爵内布莱达正是流言的主要传播者,而埃内斯特欲与子爵内布莱达决斗的事情时。他选择了按自己的感情意志行事,虽然这并不很明智,甚至于很冲动,毕竟子爵的击剑术在马德里是一流的,但这是维修荣誉的行为。胡利安最终因自己的意气用事付出了重伤的代价。

反观埃内斯特,当流言蜚语排山倒海地袭来,他先是自我隔离于一个没有窗只有一扇门的阁楼,在远离尘世的地方以折磨自己的方式维护着胡利安夫妇的荣誉。而当他听闻胡利安于自己之前与子爵内布莱达进行了决斗并身受重伤时,愤怒之火使他用一把骑士之剑将长期遭遇的侮辱与诋毁,狠狠地刺向了谣言的传播者内布莱达子爵的心脏,一击夺命,戏剧的矛盾冲突达到了顶峰。

然而,误会并没有完全消除,重伤中的胡利安彼时已对埃内斯特心存芥蒂,看护胡利安的弟弟塞维德一家更是视埃内斯特为导致胡利安受伤的罪魁祸首。埃内斯特在众人的误会与逼迫下,终于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所有的人都自以为是!那我现在干脆说出实情。想要看到我们陷入热恋?如你所愿,激情万丈!想要看到我们相互爱慕?如你所愿,情深似海!…………如果有一天,有人向你们发问,谁是这场丑剧的始作俑者?你们可以这样说:就是你自己!还有你以前不曾发现的,那么多搬弄是非的闲人。

埃内斯特终于变成了造谣者眼中名副其实的恶棍,落实了勾引恩人年轻妻子道德败坏者的身份,变成了一个恩将仇报者。戏剧在这样的结局中戛然而止!

  • 2、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捕风捉影的造谣者,成为矛盾冲突下的幕后黑手。

在这部伟大的戏剧中,始终贯穿着主副两条线索,主线索是埃内斯特与特奥多拉及胡利安之间情感的矛盾冲突,副线索则是捕风捉影者在幕后的作用,整部剧情的发展,离不开他们在矛盾冲突中的推波助澜。

流言蜚语是矛盾冲突的催化剂。塞维德夫妇虽然算不上严格意义的造谣者,但也是名副其实的传谣者。埃内斯特与胡利安家族的和谐亲密关系,因他们带回的流言蜚语而渐生裂隙。正是在此因素下,才有了戏剧第一幕后期矛盾冲突的升级。

埃内斯特不得不拒绝了胡利安请他做秘书、使他能够继续留下来的要求。尽管胡利安以自己的智慧和冷静化解了这场矛盾,但是,后来塞维德的儿子带回来的谣言再次使矛盾冲突升级。这导致了胡利安与埃内斯特先后与子爵内布莱达的决斗,从而把矛盾推向了极致,使戏剧情节跌宕起伏,高潮层出,读者与观众的心弦紧紧地被吸引,时而喜悦,时而愤怒。

而决斗后的谣言依然在升级,矛盾本应该在埃内斯特替胡利安报仇刺死子爵的情形下缓和,却在此时风云突变。塞维德一家利用谣言大肆攻击埃内斯特,胡利安也因妒忌失去理性。在众人的步步紧逼下,埃内斯特做出了最终发疯的举动,高调宣扬他与特奥多拉的爱情,甚至挑衅似的宣称,是你们这些造谣生事者成全了我们,上天自有明断。

当然,造谣者的捕风捉影,也强化了戏剧中的艺术感染力。两种人性的较量,使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卑劣的力量与现实的残酷,体会到善良与正直往往在冷冰冰的现实中的微不足道。从而使人的灵魂受到强烈的冲击与震撼。正义如何伸张?邪恶怎样抗拒?这是在每个读者和观众心中激荡不息的反思与叩问。

二、造成《伟大的牵线人》中双重人性强烈冲突的经济与精神因素

文化是特定时代特定因素的产物。《伟大的牵线人》中人性的双重表现及矛盾冲突离不开作品创作时的西班牙经济与特有的精神因素。

  • 1、新航路开辟以来,西班牙经济发展中的双重因素造就了人们双重人性之间的较量。

众所周知,西班牙与葡萄牙同为开辟新航路的始作俑者。然而,王权强化下的西班牙,在新航路开辟的历程中并未获得实质上的进步。靠赤裸裸的殖民掠夺得来的金银,化作他们维持奢侈生活的资本没有像英国等国转化为扩大国内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所需要的资金,西班牙因而被称为黄金的漏斗

所以,一部近代西班牙的历史,也是一部在曲折中缓慢发展的历史。当哥伦布与麦哲伦代表西班牙在人类进程中披荆斩浪的时候,并未意识到,作为历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竟也有日薄西山的时候。

进入19世纪,在整个西欧资本主义如火如荼发展的历史潮流下,西班牙依然在共和制与君主制的交织中蹒跚前行。新旧经济力量依然共存,新旧阶级势力同样并驾齐驱。于是双重的经济因强化了人们的双重人性,双重经济因素之间的此消彼长则加剧了人们双重人性之间的你争我夺。而这种人性当中的较量,反映在作品中,就是高尚与卑劣,正直与邪恶,勇敢与怯懦的对抗。

  • 2、西班牙传统特有的精神因素对人性的束缚与推动。

首先,西班牙是一个富有骑士精神的国度。骑士精神要求人们忠贞、正直、善良。纵观《伟大的牵线人》中的胡利安与埃内斯特,他们的身上无一不体现出受到其实精神的深远影响。胡利安对埃内斯特的无限关照与帮助,是基于对恩人的感恩戴德与忠诚;而他能够代替埃内斯特与子爵内布莱达决斗,充分体现了他勇敢的骑士精神的痕迹;他对妻子特奥多拉的爱,既有出自于人性本能的反应,也有受到骑士精神忠诚于妇女的因素的影响。

反观埃内斯特,他忠于戏剧创作,以及在流言四起的时候想要远走阿根廷的决定,也是受到了骑士理想主义精神的影响,这一点,像极了塞万提斯《唐吉诃德》当中的形象;而他在胡利安受伤后勇于和子爵决斗的精神,同样受到了骑士勇敢精神的影响;对特奥多拉的无限忠诚,依然源于骑士对妇女的尊重与忠诚。

其次,西班牙由来已久的斗牛士精神,也对剧中人物的英雄形象,起到了强化的作用。斗牛士的粗犷豪放,升化了剧中人物的精神境界。胡利安与埃内斯特的善良、正直、勇敢,包括他们潇洒不羁的性格特征,无处不闪耀着斗牛士精神的影子。

然而这种骑士般的精神和斗牛士般的勇气,既可以成就人们性格中高尚的一面,但同样也会促使人们在特定情况下做出极端的一面。胡利安对埃内斯特由爱生恨,与子爵不顾后果的决斗,就是这种精神极端化的表现。而埃内斯特在戏剧末尾做出的反常化举动,既有受到流言蜚语的推波助澜,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骑士和斗牛士精神的影响。物极必反,在他们的身上都得到了相应的表现。

结语: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作品以《伟大的牵线人》来命名,既是对捕风捉影、造谣生事者的反讽与批判,又是对正直勇敢、纯朴善良者的歌颂与惋惜。正是在造谣生事者的煽风点火下,戏剧的矛盾冲突不断地升级,而品行高洁者却在这矛盾的横流中,逐渐失去理性,演绎出令人唏嘘不已的悲壮的人生结局。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