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讲的什么?《黄金时代》拆书稿: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黄金时代》的序中写道:“爱之者甘之如饴。厌之者摇头不已。始爱终弃者自感棋高一着昨非今是。王二的读者,没有中间状态”

想来确实如此,王小波的读者,对他也都基本褒贬不一,但看完他的作品,每个人似乎都可以,与旁人坐下闲聊一二。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王小波的宠儿——《黄金时代》。

11分钟读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故事发生在王二下放到云南的日子里,那一年,王二21岁。 陈清扬26岁。

王二在插队的时候,陈清扬在王二插队的地方当医生,王二在山下的十四队,陈清扬在山上的十五队,

按理说,两个不同队的人不应该有什么深层次的交集,但这两个人见面没多久就形成了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

那个时候,王二的队里正值农忙,队长却不让他犁田,而是让他去插秧,插秧的时候,总要弯腰,这就导致王二腰上的旧伤复发

夜晚只能靠打封闭才能入睡,但让他难受的是,他们队医务室分不清针头和勾针,经常把他腰上的肉给勾下来,后来,他的腰就像中了散弹枪一般,伤痕久久不褪。

就在这个时候,王二想起了十五队的队医陈清扬,她是北医大毕业的大夫,一定能够分清针头和勾针

谁知,这一去,陈清扬就找上了他

王二刚刚离开十五队的医务室,陈清扬就追到了他的屋里,让王二帮她证明她不是破鞋

村里所有的人都说她是个破鞋,但她认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她没偷过汉。即便是她丈夫去住了监狱,她也没偷过。

而她之所以让王二帮她证明,是因为去医务室看病的男人都是假装自己有病,只有王二是真的去看病。

王二的心里其实并不想安慰她,若是想安慰,他便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

如果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而她偷的汉一定有个固定的人,如今没人能指出这个人,陈清扬偷汉就不能成立。

可是,王二不想帮陈清扬证明,因为他要闯进了陈清扬的生活之中,把陈清扬不是破鞋的事实,打破了。

11分钟读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王二21岁生日那天,打算在晚上引诱陈清扬,因为陈清扬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想与陈清扬进行云雨之欢。

为了陈清扬答应他,王二对陈清扬阐明了很久的“义气”,随后又举了水浒众豪杰倒拜及时雨宋江的例子,并称他们之间是要相信彼此的“伟大友谊”。

随后还说道:“我的话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山崩地裂也不退却。”

陈清扬听完,大为感动,接受了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而且还打算用更伟大的友谊回报给王二,哪怕王二是个卑鄙小人。

看到陈清扬相信,王二便借着伟大友谊之名,要求陈清扬和自己进行男女之事。

从这个时候开始,陈清扬的心底深处开始对王二有些怀疑,她无法明白,王二所说的伟大友谊究竟是不是来骗她的

可是,她却痴迷于王二所说的话,在她看来,只要能够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哪怕是为此丧失了一切,都不会让人觉得懊悔。

所以,陈清扬同意了王二的要求,可她却在王二和她行了夫妻之实后,打了他一巴掌。

王二有些生气地走了,这时候,陈清扬却又用伟大友谊把王二留了下来。她告诉了王二自己的所思所想,也说了自己害怕王二所说的伟大友谊是假的。

被陈清扬拉回来的王二似乎有些生气,听完陈清扬的话,便说道:

“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干嘛。我们之间的事情,假如不乐意可以早说,动手就打不够意思。”

后来,陈清扬哈哈大笑了一阵,似乎又相信了王二所说的伟大友谊。

第二天早上,王二和陈清扬分开后,下了山去放牛,但因为碰到了一个不讲理的人,当天晚上就被打进了医院,陈清扬被他的队长叫过来看病,

不一会儿,陈清扬就披头散发眼皮红肿地跑到了王二身边,劈头第一句就说道:

“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

那天夜里,陈清扬一直陪着王二检查身体,知道王二的伤并不重后,才离开了医院。而村里的所有人也都知道了,陈清扬真的搞起了破鞋。

11分钟读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意外的是,当陈清扬之前,极力说明自己没有搞破鞋的时候,所有人都叫她破鞋,而当她真的有了破鞋之实,所有人都开始缄口不言。

也许,陈清扬彻底想明白了她和王二之间的事情。在这之后,俩人就在后山的小草屋进行了第二次的交合。

后来,王二在队长的指挥下,开始了喂猪的工作。白天,王二就在队里喂猪,夜晚,他就去后山的小屋里找陈清扬

过了一些时候,王二队里的知青全被调走,单单把王二剩下了。而陈清扬在这个时候被一个农场的军代表给惦记上了。

据陈清扬所说,军代表不是个好东西。原来,陈清扬曾在医院工作过,而军代表在那个时候,调戏了她,陈清扬不服,打了军代表一个嘴巴子,这才被调到了十五队当队医

王二心想,若是自己真是遇到了军代表,那就直接跑他娘的。谁知,第二天,王二就受了军代表的“教育”。

他被军代表关了起来,还被迫写他和陈清扬搞破鞋的交待材料。起初,王二在材料上只写了句:“我和陈清扬有不正当关系。这就是全部”,军代表却说这样写过于简单,让他重写。

这事 实在无聊的紧,再加上军代表整日在王二身边说他很坏,需要思想改造,还说要让他和“臭婊子”陈清扬今后的日子不好过,王二很是恼火,便收拾行李准备逃跑。

在他逃走一半的时候,他想起了陈清扬是他的朋友,需要和她告别。不曾想,陈清扬竟也为了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和王二一起逃跑。

他们一起跑到了深山,这一跑。就跑了半年之久

进到深山的第一个晚上,陈清扬有些兴奋,她想和王二不戴那劳什子,干那件事,她想给王二生一窝小崽子。

王二觉得,陈清扬如果给自己生了孩子,身体可能会耷拉,就拒绝了陈清扬的要求。

距第一晚过了不久后,王二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就觉得生孩子也不错,就与陈清扬说起这事,

陈清扬却拒绝了王二,在陈清扬的眼里,王二说要生孩子,其实是为了和她做那件事。

11分钟读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到了旱季开荒时,到处都是热风,俩人就在地头里休息,陈清扬拿斗笠盖着脸,敞开了衬衣的领口,睡着了。

王二没忍住,把手伸了进去,又解开了几粒扣子,之后就轻轻地亲了陈清扬的肚脐

而这个时候陈清扬其实并没有睡着,在王二亲上她肚脐的那一刻,她的内心也不能自持,后来她和王二回忆这件事的时候,对王二说了句:

“好危险,差点爱上你。”

王二和陈清扬其实是可以不下山回村的,这样,他们也不会因为在特殊年代里,被村民举报,去写交代材料。

只是,陈清扬因为一件事情,真的爱上了王二,让她感受到了罪恶,她才下了山,接受世上的一切摧残,

王二因为坚守他们之间的伟大友谊,也追随着陈清扬下了山。

那时,旱季还没过去,陈清扬给自己做了一件筒裙,想穿了它化装成老傣,到清平去赶街。可是她穿上以后连路都走不了

去清平的路上,陈清扬还能坚持自己走,等回来爬坡的时候,她算是彻底走不动了,

王二见她这般样子,就扛着她爬坡,王二背着她走路本就吃力,一不小心,就差点滑进山沟,幸好,王二的手里有条枪,拿枪拄在了地上。

可这时,陈清扬却在王二的背上扑腾了起来,让他放她下去。为了不让陈清扬乱动,王二就在拍了两下她的屁股,

陈清扬顿时变得非常的乖,一声也不吭,谁也不曾想,陈清扬在这一刻,爱上了王二。

陈清扬把爱上王二当做对他们之间伟大友谊的破坏,她更觉得自己真的有了罪。选择接受了自己的罪恶。

从山中出来,已经半年的时间,没曾想,下山一个月后,就碰上了特殊时期,成了罪大恶极之人,俩人受尽了折磨,在小屋里一起写下了他们的交代材料。

再后来,俩人便都离开了那个村子,王二去了北京,陈清扬去了医院工作。

到了九十年代,陈清扬到北京出差,偶然遇到了王二,俩人在饭店里,回忆起了在云南村子里的生活,依旧为了伟大友谊,做了男女之事。

11分钟读完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

第二天,陈清扬就坐上了火车,离开北京,在那之前,她把自己爱上王二的事情告诉了王二。

她把对王二的爱等同于自己的罪孽,所以,他在王二的面前承认了这一切。

在陈清扬看来,

单纯和王二搞破鞋,是可以打着伟大友谊的缘由的,但是,出于“爱”的缘故和王二搞破鞋,那就不仅仅是对“伟大友谊”的背叛,而是,自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陈清扬说过,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

想明白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所以,她接受了自己对王二的爱,也就是接受了自己的丑恶

她对王二说完,便离开了。从那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彼此。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