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画米芾《珊瑚笔架图》赏析:意味更浓厚的米氏父子山水风格

米芾《珊瑚笔架图》

水墨纸本

27cm×24.8cm

故宫博物院收藏

《潇湘奇观图》的作者米友仁(1074年—1153年),是米芾的长子。米芾共有三子五女,除米友仁之外的两个儿子都在二三十岁时先后去世,米友仁独承父业。还在米友仁只有19岁的时候,米芾就将他的作品《楚山清晓图》呈现给宋徽宗,颇得徽宗喜爱。进入南宋,他供职于宋高宗宫廷,做的事情和父亲竟是十分相似:替宋高宗鉴定、作画,他的一大功绩是替特别喜欢米芾字的宋高宗做了十分细致的搜集、整理、分期工作。

《潇湘奇观图》全以水墨画在茧纸上,米家父子作画大多都用纸,而不是绢,并且纸是没有用过胶矾水的生宣,因为生宣对于水墨的吸引、晕章也着更滋润、且带着变数在其中的效果。满纸烟云,连峰修麓,云山雾水,一切都笼罩在湿润的南方空气当中。可以看到,米友仁作画的用笔和李成、范宽等人都是极不相同的,笔下的山、石、树木都没有轮廓线的交代,也没有传统水墨山水以皴法等技法来表现树石山峰,而完全靠水墨,只是将羊毫笔侧笔横卧,一笔笔横排过来,利用水墨与纸渗透、晕章的效果,描绘江南的雨中远山给人的一种整体印象与感受,他们独特的放倒用笔被后人称为“落茄点”,成为米氏云山最有代表性的笔墨特征。

南宋有人写诗描绘米友仁的潇湘图,说“万里江天杏霭,一村烟树微茫。只欠孤篷听雨,恍如身在潇湘。淡淡晓山横雾,茫茫远水平沙。安得绿蓑青笠,往来泛宅浮家。”用在这卷《潇湘奇观图》上也适宜得很。不过也有人就这一点对米氏父子的画作提出微议,认为他们的画构思、风格都大体相近,有“千幅一律”之感,而且,米氏父子几乎不画大画,可能与作画的能力有着很直接的关系,非专业画家出身的他们,无法驾驭那么大的画作,而在小卷空间中便可以十分轻松地随意流走画出丰富的层次景象,浓淡深浅,“冥冥漠漠方寸天,不知所以然而然”。

米家父子的山水画作在宋朝从者寥寥,不过到元代以后,有位叫高克恭的画家,将董源、巨然的山水风格,掺和米家墨戏,成就一种更加成熟、有画意、有笔墨的风格,可见《云横秀岭图》。清代有人就指出“米家法至房山而始备”,直到这时,米氏父子的山水风格才以一种墨戏意味更浓厚的山水画风格,影响后来的画家。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