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画《千里江山图》赏析:王希孟留给历史的一份厚礼

人民日报金句摘抄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绢本设色手卷

51.5cm×1191.5cm

故宫博物院收藏

青绿山水是中国山水画最初成熟的类别,只是到宋元以后,随着文人参与绘画日益增多,至明清普及而众,画法看上去相较简单,操作起来比较方便的水墨山水才有铺天盖地之势,在数量上远远压倒了青绿山水。不过在宋代宫廷中,青绿山水仍然是受到欣赏的,也就是在北宋宋徽宗的画院中,产生了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青绿山水画作——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王希孟算得上是中国绘画史中永远最年轻的画家,因为他死的时候不过20多岁,而且据说正是在画完这幅《千里江山图》后不久的事情,所以有很多人都说,他把一生的精力都投注到了这幅画上……

《千里江山图》画在一匹高51.5厘米,长1191.5厘米的绢上,这么大尺幅的手卷,看起来富丽堂皇,气象万千。一般的山水手卷读起来是有一种内在的节奏在其中的,就像我们欣赏西方音乐中的小奏鸣曲,不同的乐章间存在着曲式的变化,而画作也是分着不同的画面部分的。开首有时总是小径通幽,像一种平稳的陈述,只是将你引进这个世界;接下来便是峰回路转,或是崇山峻岭,犹如小奏鸣曲的第二部分,绵密集中,丰富活跃,集众多精彩于一处,是画面的高潮;再往后又一次回复行板速度,平缓下来,一片江渚,一带远山,或有人放渔江中,或有人举手眺望,将人的想象与思绪领入更为自由、缥缈的画外空间。而这卷长达近12米的长卷则远比一首短小精致的小奏鸣曲要繁复、精彩太多。

如果用西方最经典的焦点透视法作画,是无法画出这么长的一幅画作的,而中国传统作画方式的特点之一即是“多点透视”,画家不用固定自己的位置,只画一个角度所看到的东西,他可以边走边看,笔下的画也可以随着他的行动而变换着画作的视角,让读者读起来有一种流动感,似乎也在随着画家一起游山玩水。

《千里江山图》便是这种散点透视运用的典范之一,画面中的景物约可分为六个部分,千万山峰高高低低,重重叠叠,却不是绵延之山,而都是傍江水而生,有的很像丘陵峦岫,温润可爱;有的又似堂堂大山,气势难当。每一部分间或以长桥相连,或者是一片宁静水色,大江浩淼。山水间还有很多可读的细节,飞瀑通幽,房舍点缀其间,还有柳绿花红,读起来宜心得很,画家画得也相当用心,虽人小如豆,却动态宛然。画面内容异常丰富,共处一画,却没有杂乱的感觉,这与色彩的统一是分不开的。青绿山水指的是用石青、石绿等矿物色为主要色彩作画的作品,如果你还记得《游春图》与《明皇幸蜀图》的话,再来看这卷《千里江山图》一定会感觉它们的异同。整体颜色的感觉仍然是相似的,山石在通体染过赭石色的基础上,会以青、绿色系再多次染过,最后罩上石青、石绿,越到山头,两种颜色用得越厚重,而且山与山之间,两种颜色往往是交替使用,讲究相互的搭配与衬托。山体之外其他对象的用色也都以浓厚为特点,使得整个画面统一在大青绿的基调中,色彩浓艳,极有分量。青绿山水“装饰性”的特点与《游春图》等作品一脉相承,不过仔细看此画山石的描绘,又不是《游春图》等时代画家能为。这些山石都是先用淡墨勾出轮廓,然后以与董源相似的又长又软的线条加以皴法,然后再在此基础上加以色彩渲染,与早期山水的“空勾无皴”就很不相同了。

这幅青绿山水出现在山水画已经发展到某个高度的历史时期,将青绿山水的装饰、趣味,掺入更晚近山水的皴法、用笔意趣,无愧卷后有人称赞:“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独步千载,殆众星之孤月耳。”千余年又过去了,这句话挪用于今,仍然是不为过的。

王希孟生平考据唯据当时人蔡京在画后的一段跋语:“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载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在政和三年,也就是1113年,这幅画由宋徽宗赐给蔡京。蔡京当时是宋徽宗的宰相,写得一手好字,宋徽宗赵佶是中国历史上最喜好绘事的皇帝,此人自然深得皇帝宠爱,一些宋徽宗的画,或者他喜欢的画上、画后都有蔡京的跋语,不过因为后来人太鄙夷蔡氏的为人,所以本来书法“宋四家”中有他一个,被生生换成了蔡襄。跋语中提到,王希孟原来是在宋徽宗的宫廷画院中学画,并得到了宋徽宗的亲自指点,不用半年的时间就从“未甚工”到“以此图进”,进步看来着实不小,虽然蔡京赞美的是王希孟的画,仍然不忘在其中暗含对宋徽宗的溜须拍马,让人得以对他的官场本事有些许得观。抛开蔡京不谈,除这段跋语后,任何史料中都没有留下对于王希孟的任何记载,连官修、十分权威的《宣和画谱》中也没有一点线索,所以有人认为他在完成此图后就死了,这个小小谜,不知道在以后的将来有没有人能解开,不过《千里江山图》却是王希孟留给历史最好的一份厚礼。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